朗普斯南

书中少年是谁家,携剑同游应识他。

[我们战斗吧][然尔]《你好呀,王嘉尔 壹》

Summary:

“你好啊,王嘉尔。”
“可是哥早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最近很丧,写个奔三小叔叔的非典型暗恋故事。


-
王嘉尔:

是啊,你没看错,哥在给你写信。虽然你微信上那些消息我还是不打算回,但我觉着亲手写的东西十足诚意,也足够将功补过了。

写信是乘着宣传的间期,最近着实太忙了,成天转的和陀螺似的还不带停。他们给我捣鼓发型的时候我恰好看见朋友圈里的王小波的文章,看着有意思就多瞄了几眼。

王小波写“你走了以后我每天都感到很闷,就像堂吉诃德一样,每天想念托波索的达辛尼亚。……我只是说我自己现在好像那一位害了相思病的愁容骑士。你记得塞万提斯是怎么描写那位老先生在黑山里吃苦吧?那你就知道我现在有多么可笑了。”

我莫名其妙地觉得好笑,忍着不敢乱动,肩膀抖的大概挺厉害。化妆师小姑娘从后面探头过来看手机屏幕,说:“这话看着好眼熟,谁写的来着?”我说:“王嘉尔嘛。”小姑娘眼睛瞪得好像葡萄,愣了半天,然后笑得意味不明。当时好担心她把手里的发胶抖到这张绝世无双的脸上。

我想,这有什么好笑的,哥折在你这儿又不是头一回。这次只是刚好想起你了,口误而已。

最近很忙吧嘉尔,出院之后身体还好吗?我说你们年轻人本来应该活蹦乱跳的,你就不能长点儿心?——哥没批评你的意思,就是想说,你得好好休息了,但要是下回再给我在百度首页看见你累趴了,甭管你在哪个医院,哥都得飞来给你好好讲讲道理。

忙里偷闲把你的偶像练习生看了几期,不得不说你在这节目里,挺酷的。我听有人说你认真的时候在man里带着点儿可爱,这说法不敢苟同,不管怎么说,从我的角度看,你应该是可爱里带点儿man才对。

你的新单曲哥明天再听,给今天留个念想。看吧嘉尔,哥又在下一次遥遥无期的见面之前把有关你的功课做足了,不过下次什么时候见得到呢?“战斗吧”第二季估计还在天边儿上呢。

啰啰嗦嗦写了这么多,哥必须夸自己一句文采斐然。

总之,照顾好自己,别总让人担心。

PS.还有,我忽然想起来猴年马月你问过微微一笑很倾城是什么意思。
我重看视频才知道。
那句话的意思是,早知道我会如此喜欢你——可是哥早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2018.一个天气不太好的晚上。
你的 井叔。

【诚台】当我们谈论圣诞节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一发完)

Summary:
他们在法国的平凡的一天。
无数个美好的节日里平凡的一个。

-正文


11:55 PM
明诚在广场对面的十字街口停下来。雪花凝结成越来越大的颗粒,夹杂着细碎的尘埃飘落进午夜的霓虹里。
他的目光穿过广场上的人来人往,滤去那些陌生的模糊的脸,而后定格在其中的光源。

10:15 PM
当壁炉的火光渐渐被燃化为橘红,公寓的角落中响起了令人意外的电话铃声。
明诚抬头盯着楼梯上方走廊末端的房门,而它自第一声电话声响起之后始终保持着紧闭的姿态。他摇摇头,认命地放弃了回房的想法,回身迈两步走下楼梯的台阶拾起听筒。
“阿诚哥!”果不其然。
明诚“嗯”了一声,对面的声音很嘈杂,其中的主线几乎是叫喊出来的,他微微皱起眉头,将听筒离远了一点。
他情不自禁地提高音量用同样的方式向电话那头的听者告诫又一遍临行前重复了无数遍的叮嘱,余光中瞥见楼上的房门打开了。
明楼扶着栏杆向下探头用口型命令他传递的是:要是敢一晚上不回来……
明诚没有余力去分析他的后半句话,因为那头一阵嬉闹声后忽然安静下来。

10:45 PM
这年巴黎的冬天姗姗来迟,随着动物的冬眠和午夜城市的睡去,此刻大雪才刚刚苏醒。
它困倦地舒展着眉眼,无意间抖落颗粒状的冰凝,长吁中卷起枝头的残叶。
然则气温早已降过冰点,只是盛大的节日之中,往来的过路者执着于寻找和奔赴城市中一场又一场的期待。
明诚被围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中间,透过蒙覆轻薄水汽的窗,他看见信号灯变换之前,人群簇拥而过,消失在街的拐弯处。
他将大衣的纽扣解开到胸襟,微微倾向前将前臂支在方向盘上,在暖色的尾灯灯光中回忆起早年深秋天空的颜色。
以及在上海他曾见过的结成行列的掠过天空的鸿雁。
那时候明台问他,既然天空没有尽头,而这里又足够温暖,大雁为什么还要一路往南去。
尚且年幼的他自然无法理性又准确地给予解答。他牵起握住自己衣角的小手,将它用掌心包裹住一同缩进外套口袋里。
因为在它们的心里啊,天地有尽头的,南北也有边界,那是家的方向。
他记得当时自己如此回答。

11:30 PM
风雪愈来愈大,明诚不知第几次抬腕看表。
他平日里的生活比明台规律得多,现在已晚于他正常的就寝时间一个小时左右,他不免有些困意。
他将车窗往下摇一点,露出一丝缝隙。凛冽的风即刻卷着汽笛声喇叭声趁虚而入,将寒气送进人的颈窝。
在除夕夜里由于某处交通路灯的故障被困在家和市中心广场的中间路段,外头一声接一声徒劳无功的喇叭声扰得人心烦,也将他的处境描述的更为深刻。
而他还有半个小时。
当车队再一次慢慢动起来的时候,明诚忽而左打方向盘,黑色汽车突兀地拐出队伍,进入拐弯处的停车道内。
他将大衣紧了紧,草草记住所在的位置,打开车门。
然后他穿过熙攘的路口,向他所知的那个方向而去。

11:45 PM
明诚几乎从一辆轿车前擦过,他听见身后由于刹车而与地面摩擦出来的夸张声响,回过头大声说抱歉。
后来他索性跑起来。

11:46 PM
手表的秒针仿佛总是习惯于在人一眼望向他时停滞片刻,接着才开始继续周而复始地运动。可这并不会使时间缓慢多少。

11:52 PM
路过大教堂,晚风惊起沉睡的夜莺,扑翅声和啾啼声交叠,好像一场虔诚的弥撒。

11:53 PM
在十字路口的前一条街道上,稍稍减缓了一点步伐。

11:55 PM
明诚在广场对面的十字街口停下来。雪花凝结成越来越大的颗粒,夹杂着细碎的尘埃飘落进午夜的霓虹里。
他的目光穿过广场上的人来人往,滤去那些陌生的模糊的脸,而后定格在其中的光源。
他的小王子,将下巴缩在宽大的毛衣领口里,安静——甚至可以说乖巧地坐在圣诞树的枝桠下面。
他很少很少看见明台有这样安安静静的样子,他之前所见过他的调皮捣蛋的、生动的、孩子气的模样,唯独他静下来的时候他好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看。
明台并没有坐在最亮的地方,他不吵不闹的时候,却仍然能够让人一眼识别出来。
信号灯亮了。

10:16PM
“阿诚哥,如果午夜前找不到舞伴,小王子就要坐马车走啦!”
“……”
“阿诚哥,我等你到十二点。”

10:20 PM
明楼居高临下地看着明诚打完电话,在他撂下听筒的同时提高音量强调“不要由着他胡闹”。
明诚应声走上楼梯,他起初不相信明台会真的一个人溜出热闹的灯火酒会在陌生的广场守到午夜。电话里的声音听出他大约喝了酒,这会儿说了什么或许随后倒头就睡醒来一无所忆,可接着他又担心明台真会醉里做出些不着边际的事。
总是让人无法安心的。
他的最终决定是听从明楼的建议,让他“吃点苦头也好长点心”,刚打算上床才想起厅堂里灯光大亮,满腹心事上了楼因忘记熄灭。
他又回到楼底,却忘记了下楼来的目的。鬼使神差地翻开书柜里的城市地图想要看看明台所说的广场所处街区距离住处有多远,若他真的醉到不省人事,第二天把他带回来还容易些。
当他默背了两遍地址,又把往返路线熟悉过,几秒钟之后,却不再是朝往卧室的方向。
他披上外套,冗长的影子被夜风吹斜。黑色轿车一路驶进绸缎般的夜色。

11:56 PM
当他终于来到明台面前,大团的白雾被呼吸的温度融化,小祖宗大梦方醒似的抬起头,抿着和往日一样无辜的笑。
他说:“阿诚哥,你来啦。”仿佛是意料之内的惊喜。
明诚隔着白茫茫的冷气团望向他的脸,可以从明台那对仰视的眼眸中看见倒映出来的星星和他自己的身影。
如果从五岁到十五岁,再到二十五岁、五十岁、一百岁……一定要为他奋力地追赶方寸的星光找一个理由,这就是答案。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信心去拥有第二个信仰,无论是在离明公馆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还是鸿雁不曾逗留的南方。

11:58 PM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
“我就是知道。”
“学校的舞会不好好呆着,跑来这里做什么?”
“阿诚哥不在家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
“好啦,阿诚哥,我开玩笑。”
快要到零点了。

12:00 PM
教堂的钟声从街角传来。
天空中五光十色的礼花相继绽放。
年轻的情侣在槲寄生下拥抱亲吻。
有大雪,有圣诞树,有唱诗班的礼赞。世界都在这里了。
“圣诞节快乐,阿诚哥。”
“今天有人和我说,第一个对你说圣诞节快乐的,一定特别特别喜欢你。”


by Rumplestilskin.

圣诞快乐。

\哥哥/\哥哥/

阿树的妄想:

指绘一对小情侣!大概就是我暑假流产的DAY系列😂😂😂我太久没画德罗了!!!!对不起大家 最近忙到爆炸 寒假会好好回归的 最近的画大概只能指绘戳戳戳 😭😭😭
DAY8.世界观改变 完全跑题变成一个pa了哈哈哈哈哈 但是戳的时候就觉得黑手党酷酷又色色 或者特工?史密斯夫妇那种!

新蜘蛛侠电影不符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小蜘蛛痴汉专用号:

水十方:



本来不想在lofter发的,结果一刷TAG又把我气到了,熊孩子?蜘蛛熊孩子?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很多粉这么想,将目光投掷在各种配角、细节魔改之中,而完全看不到自己本该爱着喜欢的角色的优点。为什么?


客观承认这部电影的确有所不足,电影节奏糟糕,前半截联系性太差,部分台词莫名其妙,BUG满天飞, 像真人动画片剧情低幼,配角纸片化,高潮不到位……


但是唯一无可指摘的就是这部蜘蛛侠本身。


 


他确实就如彼得帕克该有的那样话痨又天真,可爱又充满了生气,根本就不是个所谓的熊孩子。


真正的熊孩子怎么可能能在开头聚会那里忍受住同学的嘲笑诋毁,他被人嘲笑在外面穿着制服自言自语了他下去要说的话,隔了一会儿却顿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说,我在干什么傻事呢。


熊孩子会这么做?


后来游泳池liz邀请他去游泳,他隔着天花板远远望着下面游泳池中玩的开心的同学们,然后戴上面罩转身离开。如果他真的是个熊孩子他为什么要放弃玩的机会冲出去寻找秃鹫?最不能理解的是竟然会有人认为这是为了向铁人证明——影片中有一段Ned和他的对话非常打动人。


Ned和说你可能会死。而小蜘蛛说了什么呢?他什么都没说。


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


 


影片中的确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但是这个问题集中在了配角身上和情节设置上,而非蜘蛛本身的态度有任何问题。


比如他翘掉了比赛所有人却没有对他表示任何责备,这是最明显且奇怪的地方。但是强行扣锅说他熊也是非常奇怪的,因为他的目的从头到尾都不是为了自己。


他无意间把水晶带回来且最终导致了华盛顿碑爆炸,这一点乍看上去的确像是他熊,细究起来却也不尽然。举个例子,如果这段剧情改成蜘蛛将水晶拿回去给Ned让他藏起来准备研究,恰巧被flash无意间看到,因为不爽彼得他拿走了这块水晶决定恶作剧他——现在再看是不是完全感觉不到蜘蛛的熊了?


轮船部分也是类似的问题。


这就是我想说的,整部电影非常奇怪的是你会觉得蜘蛛侠熊的同时又很乖,为什么?


因为蜘蛛并没有为了自己要求什么。一个真正的熊孩子根本不可能这样。


整部电影中他唯一生气的地方就是和托尼的一段谈话,他质问为什么对方不愿意听他说话而他早就汇报了问题,否则根本不会有人有危险。当然,这是一个误解,托尼早就派了FBI。


这是全篇他唯一一个生气的地方,为了谁?


全篇中同学嘲笑他、误解他、反派威胁他、折磨他、铁人要收走他的制服,Happy多次不肯听他说话,他生气了吗?


他没有。


他生气是因为他在乎那一船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他生气是因为秃鹫在外面乱晃卖各种危险的物品却根本没有人管!


 


托尼收走了他的制服,他的反应是什么?他很难过,难过到哽咽,想努力忍住不哭却忍不住,然后乖乖回家,关禁闭,听谈话,好好学习。真正的熊孩子会这样?如果他是个熊孩子下面剧情就是他跑到斯塔克企业里面把制服偷出来了吧?


是,这一部他甚至想要退学然后成为复仇者——然后呢?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如果他真的这么在乎名利的话,别人诋毁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不替自己正名?铁人很有钱也很喜欢他,他为什么不借此为自己得到好处?一直到结尾他的手机屏幕都碎成了蜘蛛网,他也没有跟铁人说过他需要任何经济支持。不是吗?


他只是想保护更多的人而已。


 


电影感觉上像是蜘蛛熊,但是只要认真想一想,仔细追寻一下,就会完全发现根本就是电影设定问题而不是小蜘蛛本身有问题。


复联的事情打个极其不恰当的比喻,就像一个孩子很想要很想要昂贵的玩具,他非常想要,但最终他竟然拒绝了。


这部的他天真又懵懂,甚至一度想放弃自己的生活成为复仇者,但这才更反衬出他最后的决定有多难得。如果影片一开始就换成一个满级的小蜘蛛,完全不为所动,从一开始就没那么渴望,这个选择还会如此独特吗?


他还是个小孩子,很渴望要一些东西,想被人认可,想被人夸奖,但他总是很乖的主动放弃了。   整部影片中他所有执念执着的时候从来都不是为了他自己,每一次都是为了追反派,而与他自己的事情——甚至哪怕铁人收走了制服,他都可以放下来,乖乖让自己回到学校好好学习。


可是他并不能对反派坐视不理。


哪怕他一无所有,哪怕他遭受数次生命危险,他也从来都不会放弃。因为这不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能对别的灾难袖手旁观。他曾经袖手旁观过,而那个结果他无法再承受一次。


 


很多人质疑的本叔起源显然也并没有更改,只是被藏得更深了一些,也许普通人不知道的看不到,但是知道的人明明应该清清楚楚的看出来才对。


他很快乐,很话痨,并不代表过去不存在。这才是他最让人喜爱的地方。他的快乐和过去都同样的真挚动人。


实际上粉应该都知道他话痨是因为什么,一部分的确是因为他天生忍不住叨叨叨,另一部分则完全是为了掩饰他的恐惧和害怕。


他还是个孩子,他成为蜘蛛侠的时候只有15岁——15岁,因为一个可怕的错误失去了至亲。


他不是不愧疚的,但也永远不仅仅是愧疚。人生总是要往前走,他也一样,更何况他深知本叔是多么的爱他,他不想活成一团糟,他不想让他爱的人再难过。


他说梅已经承受的足够多了,他说我不能告诉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他的确走出来了,但他根本不是普通人意义上的“走出来了,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而是把所有的痛苦都留在了蜘蛛侠身上,然后让这份痛苦蜕变成守护别人的执念和爱。


往前走并不意味着他就得抛弃过去,实际上恰恰相反,他并没有遗忘过去,他与他爱的人们同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他身畔,在他的信仰思维里,在他的骨髓血肉中,在他的灵魂深处,包括每一次的条件反射。


他是被爱驱使的,他战斗不是为了他的痛苦,也不是为了他的不幸,他战斗是为了守护别人的幸福,守护这个世界上他爱着的一切。


 


这也是废墟那段非常令人慨叹的原因。


他还是个孩子,还很小,懵懂又害怕,在废墟底下哭喊着求助。


可有一个小细节,他是先努力推了好几次,推不动,才控制不住的哭出来的。然后他站起来了,看着水潭中蜘蛛侠面罩的倒影——意识到蜘蛛侠是为了守护别人而存在的,他是蜘蛛侠。他必须得站起来。


他还有很多人需要保护。


 


没有人来救他,没关系,没关系。这是他选择的生活,他的命运,他不会为此而怨恨任何人,他清楚的知道没有人就应该那样站出来拯救他,没有人有这个义务。


他有保护别人的责任,但是别人没有保护他的责任。


 


他必须站起来。


 


蜘蛛侠的这条道路并非什么——好的路,它正确,可是正确的事情并不总是好的。


别人喜欢蜘蛛侠他当然很开心,可是如果大家都憎恨蜘蛛侠,他难道就能放弃了吗?


正确的道路很难走,但是难道因为它难走就不去走吗?


 


他最后救秃鹫那里,别忘了之前他经历了什么。被废墟压倒,飞机上的涡轮大战,和秃鹫对打中被轻易碾压。其中每一件事都可以轻易置他于死地。他难道不害怕吗?他当然害怕,然后就在飞机上吐槽和女友爹打架,引起一片笑声。


笑到遗忘了他只是个小孩子,在几万里的高空战斗,随时不慎就会死去。


这次新电影特别像蜘蛛侠的一点就是彼得仍然没有提到任何一点他承受的痛苦,整个片子非常欢快又可爱,他受了委屈也从来都不说,甚至他根本就不那么在乎——


如果他在乎,他最后就不会几乎恳求秃鹫不要离开,他的翅膀出了问题,几乎是:求你了让我救你。


前面的痛苦和害怕,伤痕和恐惧完全抵不上他想要救人的渴望。


 


这就是蜘蛛侠,这就是他的责任。


 


现在告诉我,他究竟哪里不符合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蜘蛛侠的名言?


 


PS:简单提几句缺点,除却开头说的电影本身缺陷之外,小蜘蛛的电影人设也的确有不妥的地方,比如蜘蛛说除了制服什么都没有,但是牵强附会也可以勉强解释接受,这里明显感觉到的是蜘蛛侠故事和MCU的割裂感,融合做的比较糟糕。但实际上影片最BUG的地方就是蜘蛛侠的战斗力,美队三里面他可以1vs2打冬兵猎鹰,而且数次展现出了蜘蛛感应(抢盾时发现蚁人,对打时发现冬兵扔的东西),但是个人电影的时候蜘蛛感应离奇失踪并且连追个最普通的普通人都追的跌跌爬爬的实在是令人费解……但总的来说,瑕不掩瑜,这个蜘蛛侠并没有哪里不符合蜘蛛侠的形象。




一些杂谈。

关于锤基这对cp。

单说电影给人的印象,Thor是个正义、负责且明晓事理的人,他所谓的“蠢”来源于他的正义感。或许有时候他的思维方式看上去有些简单,但是这种纯粹的正面性格使他具备登上王座的资格。Loki骄傲高贵且有风度,虽然被称为邪神但是他的作为很难让人完全地去恨,在大事上他依旧是明白正误的,他所做出的事情有目的性而非无理取闹。

我不明白这么多同人文创作者从何得到误解。

Thor不是宛如失去思考能力整天追着弟弟到处跑,哪怕被捅肾也能笑得出来,沉迷鸡腿,语言表述直接到令人害怕的形象。
Loki也不是每天一副看谁都不爽的样子,对于哥哥的好言好语冷嘲热讽,口嫌体正直,热衷于搞破坏的死傲娇。

正剧很苦,同人傻白甜一点确实没错。

但是不管怎么说,创作至少要尊重原角色的骄傲。

个人观点,拒撕。

“从我故事里苏醒。”

重刷Mer打卡。